主页 > K润生活 >红唇、假髮、眼妆──这些时尚元素早在两千年前就有了?

红唇、假髮、眼妆──这些时尚元素早在两千年前就有了?

红唇、假髮、眼妆──这些时尚元素早在两千年前就有了?

在「酷刑室」内,每拔一根毛髮,主人便发出一声用力压抑的惨叫。传来的古怪尖叫声,让两个奴隶的脸上闪过一抹微笑,整个发亮,但他们马上掩藏起笑意。他们将腰弯得更低,更用力刷洗地板,以隐藏他们的忍俊不禁。他们看起来很像两个正在刷洗船上甲板的水手,但事实上,他们正用一小块浮石擦拭一块美丽的马赛克。这是让这些石製杰作保持乾净和闪闪发光的最佳方式。

现在,早上的活动已经热闹滚滚。特别是在一个房间内,女僕们不断来来去去,她们都是奴隶。

这是主人的妻子,女主人的房间。一个奴隶拉开帘幕,于是,一个非常特殊的场面在我们眼前展开:三名女僕正在女主人脸上涂抹着化妆品。

她正坐在一把高背的柳条扶手椅上。化妆过程正进行到最细腻处。一个奴隶正用炭笔「强调」女主人的眼睫毛。她将藉助些许的灰来做出晕染效果。她小心翼翼地上妆。在她对面,另一名奴隶高举着一面青铜镜子,好让女主人可以紧盯着化妆的每一步骤。你得在手术室里才能感受到相同的紧张气氛。

我们环顾一下房间。在一侧,一个打开的化妆箱端放在有小狮脚的桌子上。这个精緻的木盒上装饰着雕刻的象牙镶嵌装饰。我们瞥见化妆箱里有乳霜、香水和油膏,装在以玻璃、陶土和雪花石膏製成的小罐里。我们也注意到两把以相当精美的骨头製成的梳子、镊子,以及一些用来涂抹乳霜和面膜的小银刷。在化妆箱四周则散布着装有各式化妆品的罐子,它们都是打开的。

化妆的动作和工具实际上与我们今日所知的非常相近:强调眼睫毛,眼睑上涂抹着眼影等等。儘管如此,所用原料却有些差异。比如,用在眼睛上的原料特别值得我们注意。眼圈粉在当时已经存在,但为了凸显眼部轮廓,罗马女性也会使用乌贼墨水、锑,或从烤过的椰枣所提炼出来的灯黑。

就拿我们的女主人为例,奴隶女孩所使用的其他原料着实使我们大吃一惊。桌上放着一片用来当小盘子的贝壳,里面仍然有些黑色的糊状物。而这糊状物的主要原料竟然是烤蚂蚁!

现在,化妆师正要进行最后的修饰:她正要为女主人的嘴唇涂上颜色。根据奥维德的史料,罗马贵妇可选择的颜色範围很广,但她们最喜爱的颜色就跟现代人一样,是鲜红色。唇膏是以铅丹(红铅)或朱砂(红硫化汞)製成,不幸的是,两样材料都有毒。

现在,女主人抿抿嘴唇,凝视着镜中倒影。她的眼神明亮,肌肤焕发光泽。做得很好;她称许地对着一位奴隶女孩点点头,女孩则害羞地低下头。

事实上,我们只看到早晨化妆的最后一个步骤。如果再早个几分钟踏入房间,我们将会看到一种特殊粉底的準备方式。

目的虽然简单,却很棘手:要让年近四十的女主人(这在当时可是高龄)看起来更年轻。但要怎幺办到呢?奴隶女孩準备了一层薄薄的蜂蜜,再加入一些油脂和一点铅白,铅白能让皮肤看起来更加闪耀动人。为了让女主人的脸庞看起来更加年轻红润,她在粉底里加了一点红色颜料。然后,在女主人脸上轻轻涂抹一层粉底后,她将一点赤铁矿粉涂在双颊上,让皮肤明亮,闪闪动人。

富裕罗马女性的早晨化妆程序相当繁複,不亚于準备一份精緻佳餚。

有时甚至连身体的其余部分都会涂上色彩:脚底和手掌涂上红色,乳头涂上金粉。当然,这些人显然负担得起昂贵的化妆品。

最后,这仪式最特别令人吃惊的步骤在于画痣。早在罗马时期,女性便依照精确的规则在脸上画上假痣:不同位置(嘴角、脸颊等等)的痣则传达不同意涵。

在我们继续探索前,值得在此为美容面膜和皮肤乳霜写一小段专文。它们在罗马时代非常盛行,而好几位作家,从奥维德、加伦到老普林尼都曾大力推荐。它们的种类繁多,且其原料和所能带来的益处,特别是对那些有皮肤问题的女性而言,更是令人吃惊。

比如:母牛胎盘被用来治疗皮溃疡;公牛胆汁用来治疗斑点(兵豆则用来去除其他部分皮肤上的斑点);奶油可以治疗肉疖;水仙花球茎可当作软化剂和美白圣品;小苏打用来治疗割伤;甜瓜根和莳萝可当做美白药物;小牛生殖器的萃取物则被推荐来治疗皮炎⋯⋯

女主人最信任的女僕拍拍双手。负责化妆的女孩离开房间,换另两位女孩进入房间。她们要替女主人做头髮。其中一位女僕负责管理她的假髮,她急忙走到一个小柜子前,拿出三顶假髮,并将它们放在桌上。每个颜色都不同:金色、红色和黑色。

我们无需对罗马时代已有使用假髮一事感到吃惊。实际上,当时的女性非常流行用假髮。它们以真髮製成;红和金色假髮来自日耳曼,黑色则来自中东和印度。假髮是奢侈品,因为购买时得付出高额的关税。

女主人选了红色假髮;她将会在今晚的晚宴上戴上它。奴隶在接下来数小时的工作便是整理假髮,确保它会在晚宴时处于最佳状态。考量到它的庞大和必须整理的鬈髮众多,这并非件轻鬆的差事。

女主人不会在白天戴上假髮,而是顶着她真正的头髮,因此必须加以梳理和造型。这就是为什幺她将第二个女孩—梳头女僕叫进来的原因。她带来一整套的象牙梳子、髮针、缎带和夹髮用的夹子。她有很繁重的工作要做,从将女主人的头髮弄捲开始。由于女主人的头髮相当直,因此,她会使用一项直到今日仍在使用的技术。她叫另一位奴隶将一小只火盆端进来,里面的木炭已经烧得滚烫。她用木炭将两个中空的铁棒加热,然后用铁棒将女主人的头髮弄捲。

我们必须指出,在图雷真治下,女人的髮型时尚达到令人讚叹的繁複程度,而这是逐渐演变出来的结果。

你得想像与我们的时尚趋势相类似的事物;根据时代的不同,髮型有着巨大的变化。通常引进新髮型的是第一夫人,也就是,皇帝的妻子,或皇帝家族里的女性成员。在帝国境内,所有女性在看见展示于公众场所的权势女性雕像,或雕刻在货币上的脸庞后,都会试图群起仿效。罗马世界的伟大「时尚设计师」其实是那些权重位高的女人。

因此,随着朝代势力更迭,髮型越变越複杂。比如,奥古斯都的姊姊奥塔薇雅创造了一种所谓的「奥塔薇雅髮型」。这髮型的样式是太阳穴周遭蓄着浓密的鬈髮,前额也留下几绺小鬈髮,然后用这几绺鬈髮后头的头髮编成一条辫子,往头顶盘成鸡冠状,最后与梳在后颈上的髮髻(由许多条辫子盘成的)连接起来。

女性脸庞被一圈鬈髮围绕的髮型蔚为时尚。人们开始追求更为夸张的效果。女性自身的头髮不再足够做这类造型,因此她们求助于髮片,将它们层层堆叠起来,活像剧院里成排的座位。这些髮片堆得如此之高,让女人的头髮看起来像座巨大的鬈髮喷泉。这些髮型相当惊世骇俗,类似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代的流行风格,并在颈后用辫子盘成髮髻。我们轻易便可想像,负责头髮造型的女奴就如同一位得烤出结婚蛋糕的糕点师傅,每次梳理女主人头髮时都必须投注的大量时间。

根据资料显示,这些巨大惊人的髮型似乎多半为矮个子女性採用,以增加身高。而我们将在后面讨论,罗马时代的女性一般来说并不高。

在这个我们所描述的时代里,富裕罗马女性的髮型抵达演变的最高峰,呈现前所未有的形状和高度。她们创造出一种张开于双耳间的垂直扇形髮型,以看起来像耳环的优雅鬈髮作为收尾。有些女人看起来像是在头上顶了个椅背。另外,有些女人的髮型是如此气势不凡和高耸,让人联想到教皇的三重冠。为此新风尚推波助澜的是图雷真的妻子普洛蒂娜。因此这风格被称做「普洛蒂娜髮型」。

我们就此打住。但你要知道,这只是罗马髮型演变中的一个时期。在后来的世代里,着名的新髮型将会出现,比如,「甜瓜」、「乌龟」和「榆木」髮型。

最后要提一件奇闻。罗马女性显然很喜欢染髮;特殊的混合染料使她们能拥有金髮和红髮。为了拥有乌黑的秀髮,你必须混合羊脂和锑。当时也有蓝色和黄色染料,但通常是妓女或行为不检的女人才会染这种髮色。长期使用下来,染料显然会毁损髮质。这是为什幺有色假髮受到如此广泛採纳的缘故,它能让你每天都能变换新的髮色和不同的髮型。